白山黑水的召唤

一定发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1987年8月14日,我的日记里有如下记录:又想办两件事,不知能否找到战友。一、想办一张红白喜事报(周报),专门就婚丧嫁娶进行报道、宣传,移风易俗,树立社会主义新风。人力当不

1987年8月14日,我的日记里有如下记录:又想办两件事,不知能否找到“战友”。一、想办一张红白喜事报(周报),专门就婚丧嫁娶进行报道、宣传,移风易俗,树立社会主义新风。人力当不成问题,唯一的顾虑是得不到批准,领不到“通行证”;二、编写一本“战东北”的书。这也不难,发愁的是出版经费问题。其实,这两件事,早已在我脑子里交织着思考。为了叙述方便,我先讲第二件事。编写完《黄埔军校建校60周年纪念册》以后,较长一段时间里,我主要在家里养病。期间,我偶尔看到了一本反映东北解放战争的小说,我觉得这本小说严重歪曲了东北解放战争的历史,丑化了我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的形象。对于不了解那段历史的读者尤其是青年读者,是一种误导!我作为一名参加了东北解放战争全过程的老战士,读完小说后,心里极不舒服。当即,我把小说拿给干休所几位参加过东北解放战争的老同志看。他们看后,都与我有同感。奇怪的是,这本小说居然成了热销书,受到了不少人吹捧。当时,社会上多种思潮“争相斗艳”,那些妄图否定革命战争,否定革命传统的文章也纷纷出笼,有的甚至说:“不打那几场内战不好吗?”有一部电视连续剧的插曲,其中一句歌词是:“欲说当年好困惑!”而有人把这个“当年”推得太广,似乎对整个革命历史也困惑了。如果要我说当年东北解放战争,我好自豪!我认为,东北解放战争是我党、我军历史也是中国革命史光辉灿烂的一页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的成长与这段历史也有着血肉般的联系。所以,我容不得任何一点对那段历史的曲解和抹黑!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后,我军十万大军火速开进东北这一战略要地。中共“七大”选出的77名中央委员中有22名被派往东北。国民党部队也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,纷纷开进东北,与我军争夺这个关系中国前途命运的战略要地。我大约在1946年的4月中旬,离开延安,奔赴东北。那时,我刚满19岁,因为我身体一直瘦弱多病,在延安最艰苦的岁月里,又得过一场重病,是党把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。那时,我给三旅首长当秘书,旅长贺晋年是1928年入党的老革命,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。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任陕北红军的师长、军长,抗日战争期间,是保卫陕甘宁边区的几位著名旅长之一。起先,贺旅长不让我去东北,要我到西北局报到,潜回西安去做地下工作。我急了!我说,我回西安去做地下工作不合适。因为离家太近,容易遇到熟人,一旦暴露身份,对党的地下工作极为不利。再说,谁不知道,现在革命最需要的地方是东北,从延安这边调去的干部不是多了,而是太少了!贺旅长也不好驳回我的理由。我也明白,首长是为了照顾我。我又跟贺旅长要带走的作战科长尉建畴说。尉建畴告诉我,贺旅长其实很想带我走,只是我身体瘦弱,担心我到了东北吃不消。从延安辗转去东北战场,路途遥远,怕我半途身体垮下来。我想,只要我自己坚决,贺旅长就会收回成命。于是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我们几个人去东北的伙食费、路费从供给部领到手里,到旅政治部开了几个人的党员介绍信,等出发那一刻,贺旅长也没办法,只得说:“你这个小鬼!我可是为你想,你坚决要去东北,就一起走吧!”我们从陕甘宁边区的定边县动身赴延安,然后转道山西。从延安动身时,贺旅长要作战科长尉建畴、医生张剑夫、秘书朱悦鹏和一个警卫员、一个通信员,骑马先到山西兴县贺龙司令员的120师总部,他同贺龙一起乘汽车前往兴县。我们5人,连骑带牵共7匹马,5月初过了黄河,到达黑茶山下的山西兴县,暂住贺龙总部所在地蔡家崖。这里是老根据地,又靠近黄河,环境、生活条件比陕甘宁边区的定边县好。站在住地,远远望去,巍巍的黑茶山像一条巨龙遨游在天空。原来,就是这座黑茶山,在我们到来之前不久的4月8日,吞噬了博古、叶挺、王若飞等我党十多位优秀同志的生命。那天,他们自重庆乘美国人驾驶的飞机回延安,飞机迷航在那黑茶山上遇险,机毁人亡。我们到达蔡家崖时,这里正在展出黑茶山遇难者的照片,悼念活动还没结束。从照片上看,殉难者的遗体惨不忍睹。我们一行参观后,人人心情悲痛万分。不曾想八年艰苦抗战,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,如今这些烈士竟不能分享抗战的胜利,意外地如此遇难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crectx.com/yidingfayule/2018/0427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